av观看免费观看

av观看免费观看

得熟地、人参、白术、山萸以相益,则交接之时,既无刻削之苦,自有欢愉之庆。盖气固则已失之血可以渐生,未失之血可以再旺耳。

其论则是,而所用之方非也。此方全去扶肺、肾、脾胃之气,而轻于祛风寒湿者,正所以理其本也,而攻标在其内矣。

世人倘疑吾说之偏,而妄增药味,或更改轻重,断不能收功也。然夜燥而日不燥,乃阴气之虚,日燥而夜不燥,乃阳火之旺。

或谓人参助气是矣,但多用恐助邪气,何以用之咸宜乎?不知肺气之虚以成痹,非肺气之实以成痹也。人非火不生,而火非心火乃肾火也。

此方名为人参瓜蒂散。 一连数剂,下体之青色除,再服数剂,头面之红肿亦渐愈。

此方妙在缓调胃气,胃气生而五脏六腑俱有生气矣。 然则为何痛乎?非火、非虫,乃气虚而微感寒湿之邪,邪冲心包而作痛,邪不冲心包而即不痛,即古人所云去来痛也。

Leave a Reply